<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楊珺訪談錄:我崇尚經典藝術

時間: 2009.11.3

時間:2004年7月21日
地點:北京?楊珺畫室
王民德(以下簡稱王):問你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你為什么選擇畫水墨人物畫?

楊珺(以下簡稱楊):就是因為個人濃厚的興趣。我是O型血,好交友,喜歡觀察和研究人的行為、情態細節,喜歡體悟人與人之間微妙的感情變化。當我按照自己的感覺進行人物寫生時,這個過程能讓我回到一種真實狀態。人物畫對于我是一種與自己的興趣切合并且能夠使這種興趣發展的好辦法。觀察和表現一個對象時,會引發我對其生存狀態的聯想:什么樣的職業,會住在什么地方,會怎樣表達自己的愛憎……我喜歡面對對象時的這種浮想翩翩,這種感覺讓我覺得親切、直接,然后把我對對象的猜想和判斷定格在畫面上。這也是我在學習山水畫、花鳥畫中沒有體會到的快樂。選擇人物畫,更容易把我的日常生活當中的經驗和對生命的體驗自然融入到繪畫當中。我對大千世界的關注點是人,于是我用積極入世的生活態度選擇了人物畫,我想,這種方式最能表達我的真實感覺,有益于解開我對這個世界思考所遇到的困惑。

王:我接觸過一些30歲以下的畫家,他們對“他人的臉孔”似乎沒太多的興趣,他們更看重自我,所以當我聽到你喜歡觀察他人時,我覺得你有點“傳統”。

楊:是的,我骨子里的確非常傳統。作為70年代初出生的人,有著與70年代末,以及80年代出生這批人許多不同的情結,譬如我依然相信真理,崇尚經典,依然相信有崇高和偉大,我有著奮斗的目標和崇拜的偶像,我相信并且一直依賴社會這個群體。而現在很多比我年輕的人好像更“后現代”,他們大多以自己為中心,就如您所說的:“他們看重自己”,他們整天都在看著自己這張臉(笑)。這是一種現實狀態,沒有好壞之分,文化內容總是趨向多元,只是我的生長環境和經歷讓我只能沿著自己的道路前進。

王:那你選擇人物畫僅僅是因為自己喜善交友,喜歡研究人嗎?

楊:也不完全是這樣。這是隨著學習的深入而逐漸堅定自己選擇的方向。古人把花鳥、山水畫推及到的高度是很難逾越的,而人物畫在古代所取得的成就,也同樣令人嘆為觀止。就這一點在當代就其認識上存在很大的問題?,F在的美術教育完全是從西方傳統美術教育入手,以科學的解剖知識為基礎,以三維空間的觀察方法來認識和表現對象,這樣的教育其后果就是審美思維方式極其西化,導致對傳統文化的經典作品一無所知或一知半解,甚至有這樣的論斷:古人的山水、花鳥畫有高度,而古代人物畫則一般。在我看來,這是不準確的。舉例來說,唐宋的寫實人物畫,那種高度就是令現在所有人物畫家汗顏的。其中宋代李公麟的作品《五馬圖》,是令我極其佩服的經典作品,你看看他畫的馬和五個異域的牽馬人,那太令人叫絕了,極其寫實,極其精準,但它的語言表現又極其樸素,只是用一種白描勾線淡染的方法,概括簡煉,極寫實又極意象。

這個說法聽起來好象很玄奧,也有點矛盾。實際上,這就是中國畫的妙處和魅力所在了,他能把矛盾化為和諧與合理。盡管其表現方法是程式化的,是平面空間的,但最后又還原到精神理念的高度上去了。在這樣一張經典的作品中就讓我們看到了李公麟的畢生積累與超人的敏銳,正所謂中國畫到最后就是品評修養了。扯遠了(笑)?;氐侥鷦偛拍莻€問題上來,正是看到了前人的高度,才激發我畫人物畫的熱情。古人的筆墨是很厲害的,但古人的筆墨都是恰當地在表達當時的境況。元人尚逸,講究氣韻表現,而明清更重筆墨趣味,彰顯個人性情,像徐渭、八大、石濤,還有揚州八怪等,這都是借景抒懷,以物狀情,這都是與當時的大文化背景有關,是歷史的呈現。因此,他們也多以山水、花鳥為題材。而現在這個世界變化了,大文化背景下,現代人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更密切了,同時在心靈上也更加疏遠了。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覺得畫人物更能表現我自己的情感。

王:你為什么選擇田黎明老師做你的研究生導師呢?

楊:田黎明先生是我上本科時的水墨畫室主任,也是我們的任課老師,從認識田老師到了解田老師,這個過程也正是我對人物畫理解加深的過程。我確立了自己崇拜的偶像,明確了自己的追求。我的性格是奔放的,有放蕩不羈的一面,正因為這樣,田老師的睿智、沉靜、寬容、博學,成為我學習的榜樣和目標。本科畢業的這幾年,我留在高校,為人師表,這使我更深刻認識到田老師的人品與畫品的高度。一個人的成長需要契機,恰逢今年,田老師首次招收研究生,因此我成了幸運兒。

王:你的研究方向是什么?喜歡哪些西方的畫家?

楊:我上研究生的研究方向是當代水墨人物畫研究。當代文化其實就是融合文化和互補文化,于是我的研究方向也就包括了西方繪畫藝術的研究。對西畫我雖然看得比較多,但是沒有經過系統的分析,所以研究是談不上的。說到喜歡,從古典繪畫到當代藝術,我都有不同時代喜歡的大師和作品,我崇尚經典的藝術作品。

王:“崇尚經典”,又是傳統觀念的表現(笑)。你對賣畫怎么看?

楊:賣畫是畫家最正常的行為了,是畫家的生存手段。賣畫的方式也是因人而定的。譬如我自己,目前還沒有什么名氣,況且個人風格和面貌也未完全確立,處在一個學生學習階段,所以賣畫是看機緣而定的。也有不少相識和不相識的朋友向我發出收藏我的作品的信號,前幾天就接到一個山東畫商的邀請,一次性要買斷30張四尺整紙的畫。賣30張畫,經濟上固然能解決我很多問題,但我也本能地認為這是一種不合適的收藏方式,至少對于我來說不太合適,我覺得畫要在一種不累的狀態下畫出來才有意思,為賣畫而趕制的作品肯定好不了,對我不好,對收藏家也不好。因此,我是杜絕“批量生產”的。

王:你作為70年代以后出生的畫家,請你談談對當代中國畫壇的看法。

楊:這個問題有點大,因為涉及面太廣了。我自身就處在這個大環境中,很難清醒的跳出來去認識和評定它。我只有時刻提醒自己要保持一種沉寂的心態去看待身邊的事物,希望不要被太多的紛擾迷惑了自己的道路。關于中國畫創作和研究,我覺得需要相當長的實踐與積累,往往要站在群峰之巔才能鳥瞰眾山,只嘆自己真是“只緣身在此山中”?。ü笮Γ?。

王:很高興與你有這么長時間的交流,同時也祝愿你在今后的學習與創作中喜收碩果。

來源于:中國畫藝術年鑒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