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王度:奇異的空間

時間: 2009.4.20

作為當代最炙手可熱的藝術代表人物之一,剛走下“全球視野下的中國當代藝術與資本”高峰論壇舞臺的王度,最近一直在馬不停蹄地忙于自己將在北京舉行的兩個個展。追溯歷史,1956出生于湖北的王度,現在的身份是雕塑家和裝置藝術家,但王度并非一開始就是受藝術繆斯眷顧的寵兒。在藝術的成長經歷上,王度也經歷了和多數人一樣的節奏。自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在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求學以來,王度才開始接收系統的藝術訓練?!?5美術新潮”之前,由于當時的信息非常有限,王度所接觸的藝術大都是現代主義前期的東西,給王度留下深刻印象的有賈柯梅蒂的畫冊。賈柯梅蒂的雕塑不是那種講體量的雕塑,都是瘦瘦的,王度的畢業創作也受到他的很大影響。其時,王度的畢業作品由兩件雕塑組成,它們都曾經刊登在《江蘇畫刊》的封底。一件叫《在風中漂移的有關童年的肖像》,另一個件叫《綠色王國》,名字都很具有超現實主義的意味,這確實也和王度童年的記憶有些關系。前者表現了一個漂亮的小孩在空中飄舞,小雞雞也在風中飄著;《綠色王國》的主體是一個女人體,被放置在一個叉上面。從這個時候開始,王度就故意不想把作品做得像傳統雕塑,他要反體量,要從雕塑語言上進行新的探索。

從廣州美術學院畢業以后,王度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華南理工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的研究員,這段事業經歷1985至1990年的近五年時間。雖大部分的精力聚焦在工作上,但王度一心想自己搞創作,藝術興趣也與建院那樣嚴格的工科生產格格不入,所以王度總是尋找借口想要推掉那些“任務”,干自己喜歡的事情。正好當時研究之風正盛,所以王度就找到院長,說自己需要時間寫論文,盡量不要派過多活兒。

在建院工作的五年時間里,王度始終沒忘記自己真正的藝術興趣所在,并朝著這個方向前進。通過斷斷續續的籌備,1986至1989年,王度開始召集“南方藝術家沙龍”群體,并全力策劃了1986年的“南方藝術家沙龍第一回實驗展”?!澳戏剿囆g家沙龍”在當時的藝術新潮中有點特別,也和人們印象中的廣州氣質有所不同,或者,這是因為大學區、研究機構集中的人員組成更為多元,真正的廣東人反倒是其中的異數,而這樣的獨特構成正是形成區別北方學院派藝術的因素?!澳戏剿囆g家沙龍第一回實驗展”向大眾展示了藝術獨特的另一面。三年后的1989年,王度參加了在中國當代藝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國現代藝術展”,經過長時間積累的藝術經驗日漸豐富,王度在藝術表達上也更加成熟。

1990年,王度移居巴黎,生活和工作的重心也逐漸轉移到巴黎。在新的社會語境中,王度作品的創作源泉轉移到取自網絡媒體的信息。他從不否認自己的藝術產生于大環境下的當代社會現實或藝術現實。

在完全不同于中國傳統的環境中,王度進行了多渠道的藝術表達,并和旅法的藝術工作者費大為、黃永砯等參與到各類展覽的進程中,其中包括1994年的“標本”展(巴黎,ANNE DE VILLEPOIX畫廊),1995年的“中國當代藝術”展(Bénédictin, Fécamp and Levallois City,法國),1997年的“SOAP” 展(鹿特丹人類學博物館,荷蘭)、“動感城市1” 展(SECESSION美術館,維也納),1998年的“動感城市3” 展(.紐約,美國)、“東站”展(CASINO LUXEMBURG,盧森堡)、“FIAC”(巴黎當代藝術國際博覽會,法國),1999年的“EXPANDER” 展(巴黎,法國)、“動感城市5”展(HAYWARD GALLERY,倫敦,英國)、“48屆威尼斯雙年展”(意大利)、“紙上談兵”展(瑞士巴塞爾國際藝術博覽會,瑞士)、“身體工程”展(ALBERT BARONIAN畫廊,布魯塞爾,比利時)、“跳蚤市場”展(ART&PUBLIC畫廊,瑞士)等。通過這些展覽,王度一方面積極實踐自己的藝術理想,在西方世界中展示受中國傳統影響的當代藝術世界觀,同時也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國內的藝術創作。歸根結底,當代藝術前途的可能性發展,既不取決于達達主義般的介入也不取決于波普潮流對現實的嘲弄,而是當代及未來技術革命條件下的社會大環境。王度正是從這一游戲規則出發,不斷在新的語境中啟發對自我的認識。

進入2000年后,王度似乎更忙了,參加的展覽也更多了。包括“一次性消費的現實” 展(CONSORTIUM第戎,法國)、“閱兵式”展(DEITCH PROJECTS畫廊,紐約,美國), “FIAC巴黎當代藝術國際博覽會”、“NEGOCIATIONS” 展(SETE地區當代藝術中心,法國)等,“金錢與價值——最后的禁忌”展(瑞士)、“瘋狂”展(羅馬法蘭西學院,羅馬美第奇別墅,意大利)等,其中都可見到王度忙碌的身影。對當今的王度來講,他更多的是從裝置中尋找當代藝術發展的可能性,相對于炫艷的網絡圖像模式,在王度看來,裝置可以給人更多的思考道路,也對當今的社會語境提出更為復雜多變的解讀。王度傾向于這樣一種適合思考的創作方式,他認為那樣的創作方式更能體現一位藝術家的創作能力與素質,這些都是王度創作思路的最近傾向。

面對展覽的多種實現途徑,王度也有自己嚴格的選擇和標準?,F在,在觀念層面上,王度不斷地追問事實和社會的真實聯系,并且將這種聯系以他所擅長的裝置語言表現出來,2003年作品《Mamma-Mia!》、2006年作品《商業報紙》都是這種思考的表達。通過把信息變成一件件作品,王度強調了在今天,在一個被大量銷售和及時消費的戲劇性場面所主宰的時代里,政治和美學間的融合。艱辛的藝術探索也為王度贏得了巨大的國際聲譽,2005年和2006年王度分別被邀請參加“里昂雙年展”(里昂,法國)和“巴爾迪克當代藝術中心藝術展”(BALTIC The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rt 紐卡斯爾,英國)。

對于強勢的西方文化,被視為極具創新精神的王度則表現出了很大的勇氣和堅持。對于王度來說,海外的生活真正改變了他藝術創作的方向。旅法期間的文化反思讓他處于矛盾的中心,而突破求變的嘗試則賦予他革新的力量,自我殖民的痛苦,始終困擾著往王度的藝術思考,正是在這種困擾中,他一直不斷地在尋找新的突破方向。

來法國十幾年后的今天,王度的事業如日中天,整日為藝術發展而忙碌著。他說,這些成就一方面得益于自己作品的個性化傾向,也得益于法國這樣一個開放、包容、文化多元的國家?;蛟S只有在這種非中國傳統的藝術氛圍中,現實與理想的矛盾空間中,藝術的發展才充滿更多發展可能與奇異空間。

作者 魏華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