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秦直道考察記

時間: 2002.8.21

1979年,靳之林在進行延安民間剪紙和民間美術大普查時無意中發現了一條古道。靳之林在安塞、志丹、富縣、黃陵等幾個縣不同地方的山頂上,看到一條寬可并行四輛戰車的古道。這些古道一律13米寬,從梁武帝村到安塞,時斷時續。靳之林很好奇,回去后他在地圖上把這些古道的點連成線,發現這竟是一條從南向北延伸的直線。他推測這大概是赫赫有名的“秦直道”。

他立即查閱資料,有史料記載,秦始皇為了抵御匈奴的入侵,修了兩大軍事工程。修筑長城以防御,修建直道以反攻。

舉世聞名的“兵馬俑”在地下復制了秦軍出征場面。而秦直道就是蒙恬帶領三十萬大軍耗時兩年半修建的秦兵出征快速通道。

秦直道修建時間是公元前212年至前210年,全長1400里,由秦的軍事指揮中心云陽林光宮(今咸陽北的淳化縣梁武帝村)向北直達九原郡(今包頭市麻池古城)。一路見山開山,見溝填溝。遇有山頭,便塹山而過,碰到溝壑就填溝堙谷用砂石填平,南北直線水平線。五里一個兵站,十里一個烽火臺,六十里一個行宮。當時通往六國都城的道路僅是馳道,這條直道修好后,秦始皇的騎兵三天三夜即可抵達陰山與匈奴作戰,使“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這對新建立的中央集權制國家秦朝的生存,意義十分重大。盡管秦的歷史只有14年,但這條秦直道在漢代發揮了巨大的戰略作用,公元前110年,漢武帝親率18萬騎兵沿直道直抵陰山以北草原,一路上旌旗蔽日浩浩蕩蕩,使匈奴不敢再進犯漢朝退至漠北。司馬遷走過全程,但在《史記》中只記載了直道的起訖點,沒有記載直道的具體位置。除此之外,歷史上沒有任何其他人考察的記載。

而當時史學界認為,“秦直道”由起點的梁武帝村沿子午嶺向西北到定邊,再轉向東北抵達陰山。

1.死了都要去

要最終得出結論,必須進行實地考察。

1984年春節的正月初五,靳之林和他的學生伊仲英踏上了位于陜西、甘肅交界的子午嶺。開始徒步考察秦直道。走前,他和學生賀丹約定,每到一個可以寄信的地方就給賀丹發信,再由賀丹轉給靳之林的愛人靳文香。三五天就發一封,如果一個星期收不到信,就請賀丹到前一站沿途去收尸!

子午嶺森林里有劇毒的蝮蛇和兇猛的黑豹,靳之林特意把考察時間定在寒冬時節,此時蝮蛇正在冬眠,考察的危險便少了一個。為了對付黑豹,他們特制了長把尖鎬防身。在子午嶺上,他們還真見到了黑豹,但有驚無險。

子午嶺上的確有一條古道,寬度只能走一輛車。古道靠甘肅一側有宋代遺存的古城、古窯、古墓,但沒有發現任何秦漢遺存的信息。古道在子午嶺末端消失,再往北走就是淖(淖的意思:爛泥、泥坑,淖爾的意思:湖泊),這種地貌不具備修筑能并行4車直道的條件。一個多月走了800里。由于經常露宿野外和棲身破窯,靳之林的心臟病犯了,只好返回延安治病休整。一路下來,靳之林已經否定了子午嶺古道是“秦直道”的說法,同時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2.再次出發

1984年5月的一天,靳之林懷揣800元錢,和他的另一名學生孫相武頂著烈日出發了。他們沿著安塞那段古道向北走,一路上看到那些被人工劈開的山口像串糖葫蘆一樣,一個一個連接著,古道始終平直地直指北方。時光流逝兩千多年,古道依舊只長草不長樹,始終以同樣的寬度延伸,有時竟幾十公里不間斷。秦直道有著和黃河一樣的氣勢,代表著中華民族上升時期的精神。既質樸,又氣勢昂揚。這樣的工程即便在工程機械現代化的今天也足以令人瞠目結舌。

在這條古道的起點梁武帝村林光宮遺址旁,有三個金字塔形的大土臺,當地人分別稱為承水臺、望母臺和亮馬臺,靳之林他們到達古道終點包頭西秦九原郡遺址后,發現了同樣金字塔形的大土臺,土臺是秦漢軍隊出征、得勝祭祀的場所,這里出土的秦代瓦當,與西安秦陵出土的瓦當一模一樣。

3.考察的收獲

靳之林此前結合剪紙普查和陜北石窟的調查,已時斷時續地進行了七年求證,在這條古道的兩側,不僅找到了秦漢時期的石窟、古墓群、古村鎮、古城堡、古驛站,而且發現志丹縣、安塞縣許多村莊的名字中都帶有“條”字,如:安條、李條、楊條、周條、膠泥條等,據《慶陽府志》記載:“秦直道”俗名“圣人條”,秦以天子為圣,故名。更重要的是,在這條古道旁還發現了幾處秦始皇的行宮,都出土了帶有秦始皇專用標志的地磚。宮磚是統一的。延安大學現在的校址就是其中一個行宮。

在陰山腳下,靳之林看到了母系社會祭祀用的巖畫。他驚異地發現,一塊巨大的巖石上,原始人雕刻的一只回頭望的“鹿”和一個“束發人”的圖案,與他在“秦直道”兩側考察陜北剪紙時發現的窗花《倒照鹿》和帶有祈求眾神保佑的剪紙《抓髻娃娃》的藝術造型如出一轍,與漢代畫像石的構圖也完全一樣。

靳之林聯想到“安塞腰鼓”。表演腰鼓的男子身穿秦漢將士的軍服,在田頭、廣場打起腰鼓時那種粗獷、急促跳躍的造型,以及塵土飛揚、撼天動地的音響場景,直接脫胎于秦漢戰鼓。

第二次走的古道在地理上有筆直的首尾,而且有著諸多文化淵源上的共同遺存,正是因為這條古道的存在,內蒙古草原與黃土高原結合部的文化基因才趨于一致。靳之林徒步考察后認定了真正的“秦直道”。新華社記者卜昭文對靳之林的考察活動進行了跟蹤報道,最早發布了靳之林繪制的秦直道地圖。

“秦直道”的重新發現,被史學界稱為建國以來最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國家博物館根據靳之林繪制的地圖對館藏繪制的秦朝地圖上“秦直道”的走向位置做了更正。

4.一段逸事

當時的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胡耀邦同志做出批示,對靳之林的自費考察進行表揚。靳之林還在回延安的火車上,就在列車廣播中聽到陜西省委在尋找他的消息。陜西省委省政府和文化文物廳的有關領導很快約靳之林到西安聽取并肯定了他的考察成果,準備給靳之林報銷考察“秦直道”費用,希望調他到省文物部門工作。靳之林說一路上沒住過旅店,沒有發票。他就是個畫畫的人,自愿到的延安,不愿意離開延安。次日,便不辭而別回了延安。

5.秦直道研究現狀

2005年7月,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主辦秦直道論壇,靳之林先生出席了論壇,并在論壇結束后再次考察了內蒙古一段秦直道。2008年,鄂爾多斯市拍攝了電視連續劇《大秦直道》。

陜西省考古研究所也在子午嶺上進行了考古研究發掘。

2008年10月,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探秘秦直道》,在西安召開了秦直道保護與利用研討會。

秦直道沿途的陜西、甘肅和內蒙古地方政府都很重視研究秦直道文化,對于秦直道的研究將越來越深入。

岳潔瓊 
來源:《靳之林畫冊》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