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王川:關于“燕京八景”

時間: 2011.9.29

藝術家的責任是對自己所處時代進行思考,并以自己的方式、藝術的手段做出反應,以此豐富人類的視覺審美經驗或昭示某種積極的生命的意義。這樣的藝術實踐同時也是藝術家對于其所運用的媒介本身探索和挖掘的過程。

北京作為一個快速變化的都市,它所經歷的每一點改變都關聯著其自身所具有的厚重歷史,這種關聯牽扯到意識形態、社會生活等所有方面。變化越是劇烈這種關聯越是容易被體會,于是我越來越多地陷入這樣的一種矛盾之中——在認同一切當代社會發展所帶來的新事物新變化的同時,又常常對于伴隨這種發展所產生的一系列變化感到迷惑——許多能夠讓我們借以確認外界、過去和個人之間相關的東西正在消融、淡化或被取代。隨著在這個城市生活時間的增長,我并未覺得我對它更加熟悉,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時常涌現的陌生感。同時那些多年積累的心理認同和情感也悄然浮現。那些包含著特定含義和歲月的景物要么迅速消逝,要么以一種超現實的形態孤立的存在——它們或是被隔離于我們的生活之外,或是仍然存在于現實生活中但卻完全喪失了其本來意義。但是我們又確確實實與之相生相伴,甚至仍在欣賞。

自金章宗始至清帝乾隆止,帝王們為北京圈定、修正并最終確認了八處景觀,這是他們心目中最能代表北京氣質與神韻,最符合皇家審美標準的八個地方,也就是人們熟識卻又陌生的“燕京八景”。清帝弘歷為它們立碑題詩,渲染著作為君主在政治、文化上入主的自信。這些內容作為北京的歷史可以從記載中直接獲得,可以被視為對北京的某種歸納概括和解讀這個古老城市的某種線索。但今天,當我真正面對這些景觀時,現實生活中它們的存在形態與其歷史描述之間的巨大差異對于我的吸引,已經遠遠超越了對景觀本身的關注,并驅使我去尋找一種方式進行某種表達。

照相機總是可以將個人選擇從紛繁現實中分離出來,并賦予這些畫面以特殊意義。像素作為一種電子圖像的基本構成單元,具有明確的時間性,將它從一個物理概念或技術術語轉化為一種圖像語言。籍此我能夠從現實細節和歷史還原對攝影的雙重誘惑中逃離,轉而直接去面對個人感受。從對象本身到構成作品的像素語言,我們的視覺游離于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和影像在被抽離細節之后所形成的不確定性當中。我想知道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觀看體驗、以及我的無奈和妥協是否也存在于其他人經驗中。如果我能夠接收到他們心中的回應,那么這種個人感受就屬于了生活在這座城市中更多的人們,也屬于這個時代。

王川

(王川,1967年 生于北京。1990年畢業于中央工藝美術學院書籍藝術系,2000年獲中央美術學院與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昆士蘭藝術學院聯合舉辦視覺藝術(攝影)研究生班視覺藝術碩士學位?,F任中央美院設計學院攝影系主任。先后在國內多個城市及美國、意大利,英國,澳大利亞,奧地利等地舉辦攝影展。)

圖片說明:

太液秋波

北海公園南邊的大橋上有莊嚴的警衛,他們不會干擾來到這里的人們眺望與北海相連的靜謐水面,但拍照是不被允許的。往來行人多半知道那里是中南?!皇枪┤诵蕾p的地方,因此會習慣這種規定。站在北海公園團城的城頭上,與對面百米外的太液池——“燕京八景”中的“太液秋波”隔橋相望,眼前的車海人流卻只能讓我感覺到某種遙遠和抽象以及歷史與現實的置換。然而相機鏡頭卻可以從這車水馬龍中提取某個空寂的瞬間,將其變為我所需要的影像,從中我們還可以依稀嗅到一絲乾隆的詩意。

瓊島春陰

“瓊島春蔭”之觸手可及、她帶給置身其中的人們和我不可言說的親切。瓊華島上的春意中彌漫的那份自在和愜意,是燕京八景中獨一無二的。春風拂面、花紅柳綠已足以使人沉醉,而這一次真正觸動我的卻是那些晨練、踏青、留影、閑坐的人們 ─ 他們真正在享受著這里,因為這里屬于他們。這種感動是自我小學3年級第一次來北海公園至今未曾體驗過的。

“瓊島春蔭”石碑掩映于一片春色之中,停步駐足的人們豁然意識到自己身邊的歷史。西面山坡上有銅人北向,雙手擎盤于頭頂,名曰仙人承露臺。雖則“文革”時曾險遭毀壞,如今漢白玉基柱上裂痕宛然。但滄海桑田,面對眼前湖面上那些蕩起的雙槳,相信仙人面上也應有微笑略過。

玉泉趵突

對于絕大多數居住在北京的人來說,玉泉山只是北京西郊一個抽象的令人望而卻步的身影。從小學第一次春游我就見過它,幾十年后它仍然不動聲色地點綴在那里。等到我知道有“燕京八景”一說時,這里早已是禁地,于是它一度不得以地淡出了我的視野。但這次有所不同,站在香山的香爐峰上再次遠望它時,才發現她的孤寂與隔絕。它呆在那,本身就是歷史。相較于游轉在玉泉山腳下的圍墻外,這種遠距離的交流感覺更為貼近。我甚至覺得如果真的被獲準走入那里,只怕還會云深不知處呢。

西山晴雪

我曾經以為“西山晴雪”是“燕京八景”中萬事俱備的一個,但我錯了。近年來北京氣候的悄然變化在2009年初這個冬天幾乎將我逼入絕境。之前盡管北京的降雪與以前相比大大減少,但對北京的降雪還沒有絕望過。然而天意弄人,入冬以來連續百余天的無雪天氣,忽然間使“西山晴雪”變成了不可及的傳說。盡管最終上天眷顧使我在崩潰的邊緣,借助這個冬天唯一的一場瑞雪,在它能與陽光共存的幾小時內拍下了我心目中的“西山晴雪”,但對此我至今仍然心有余悸。遠處,曾經寺院林立的地方,早被“首鋼”的煙囪升騰起的云朵覆蓋,據說“首鋼”不久也要和當年那些寺院一樣,從這里徹底地消失,這似乎意味著我們將會領略更加純粹的風景,但真到那時誰知道為了一場雪北京需要期待多久?

薊門煙樹

這是我以個人對北京的情感、興趣為出發點,試圖重新認識這座我生活了幾十年的城市的最初嘗試。我有強烈的將這種愿望和體驗以作品的形式呈現出來的欲望,盡管做了充分的查閱、思考和預想,但現實的觀看仍然超出了我的預期。雖然物是人非,但此景仍然是最接近我個人的想象,煙、樹、碑、亭、雨霧蒙蒙,在這樣一個時刻站在路邊高樓之上,眼前的一切還是可以和曾經的夢幻稍有對照,當然也實在無法苛求其間隱現的林立樓宇和穿梭的車流了。

金臺夕照

若不是乾隆皇帝這塊石碑,又有誰會將這CBD的核心和皇家欽定的審美標準聯系到一處呢,但為了迎接奧運而新建的地鐵,其站名居然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們“金臺夕照”就是這里。秋分時節夕陽西下,從周邊各種大廈的玻璃上折射而來的光怪陸離的光線和匆匆走過的人影都在石碑上劃過,在恍惚與閃爍中我有一種喪失參照后的失重感,盡管這碑保存得極完好,卻真的很難找到所謂一絲想象中的歷史遺韻,不過沒有關系,這里也許就像傳說的時空隧道,有更多的是驚異和荒誕等著我們耐心地觀看。

盧溝曉月

在過去的20年中,永定河中一直沒有水,“盧溝曉月”也和其他景點一樣被人們漸漸淡忘,這或許也是很多人包括我一直沒有想過要去真正看一看的部分原因吧?;叵胍郧巴窘洿颂幤茢「煽莸暮哟?,我又要感謝奧運了。拂曉寂靜的河水中漾著月亮,一下子使一切變得柔和又亢奮,忽然間我明白了為什么“盧溝曉月”以往多年的沉寂,都只是因永定河的干涸,如今水回來了,月光也繼續,而曾經的景致和我們想留駐的東西恐怕都不再有。

居庸疊翠

居庸關號稱京畿鎖匙,是北京北面的門戶,歷來的軍事重地。歷代帝王對此處層巒疊翠的激賞很大程度上在于此景中所包含的那種雄渾霸氣。但在今天想要領略這種氣質,人們既需要對歷史略知一二,更要具備一種能夠超越或者無視眼前現實的能力,因為昔日對于雄關疊翠的那份敬畏已經被公路和纜車以及游人的腳步切割成一堆說不上是什么的東西。站在山上俯瞰昔日雄關,總是不自覺地冒出一種觀看微縮景園的錯覺,當然如果對于“燕京八景”一無所知,反而會省去諸般麻煩,這里只不過是長城景區的一部分,是給大家留影紀念的地方。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