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湯池:黃河流域的原始彩陶藝術

時間: 2020.12.4

黃河流域的原始彩陶藝術,是我國氏族公社繁盛時期在造型藝術方面的主要創作;自從1921年在河南澠池仰韶村首次發現以彩色陶器為基本特征的新石器文化遺存以來,經過近六十年的調查發掘,積累了非常豐富的資料,已經成為我國原始美術史中最重要、最輝煌的篇章。

黃河流域的彩陶分布與年代序列

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及馬家窯文化,是黃河流域具有彩陶特征的三種新石器文化遺存,它們都富有農業經濟的色彩。

磁山文化、裴李崗文化、老官臺文化,是距今七、八千年以前的新石器文化早期遺存;在部分紅陶三足缽與圓底缽的口沿下,飾有彩繪的寬帶紋,呈現出它們屬于仰韶文化前驅的性質。

距今七千至五千年之間的仰韶文化,以渭河流域為中心,廣泛地分布于黃河中游地區。由于時代和地域的不同,在文化面貌上有著復雜的變化,大致上可以區分為北首嶺下層、半坡、廟底溝、大河村(或秦王寨)等四個主要類型。

大汶口文化主要分布在魯南、蘇北、豫東一帶,屬黃河下游地區,其年代為距今六千五百至四千三百年之間。

馬家窯文化主要分布于黃河上游的甘肅、青海一帶。臨洮馬家窯、天水羅家溝等遺址的地層證據表明,馬家窯文化是繼承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彩陶藝術傳統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因此,馬家窯文化實質上是中原仰韶文化在甘青地區的繼續與變體。按照時間的先后,馬家窯文化劃分成石嶺下、馬家窯、半山、廠等四個類型;其總的年代是從距今五千一百年到距今三千七百年前。

雕塑藝術的發展與成就

黃河流域新石器時代的雕塑藝術相當發達,出土的雕塑作品數量較多;其中,陶塑作品所占比重最大,石雕、骨雕甚少。大部分陶塑是陶器的附屬物,獨立的圓雕及浮雕僅占少部分。

陶塑人像及頭像陶塑人頭或人面,在新石器早期遺址中就有發現。迄今所知黃河流域最古老的一件陶塑人頭,是河南密縣莪溝北崗遺址出土的,屬裴李崗文化遺物;塑像殘高約4、寬3、厚2.5厘米;陶色淺灰,扁頭平頂,寬鼻深目,前額陡直,突頦縮嘴(圖一之1)上;從形貌特征觀察,筆者認為這件頭像所刻劃的是一位年事已高的老嫗,可能是受人尊敬的氏族老祖母的形像。此像的塑造技藝雖較拙稚,但是,從其信手捏成、略加錐劃即現老嫗特征的作法來說,不失為一件質樸傳神的佳作。

圖1.png圖一 裴李崗文化與仰韶文化的陶塑人像 出土地點:1密縣莪溝北崗,2西安半坡,3禮縣高寺頭,4天水柴家坪,5華縣柳枝鎮,6秦安大地灣,7寶雞北首嶺,8陜西黃陵,9扶風姜西村。

類似的陶塑人頭,在仰韶文化半坡類型遺址中也有發現。西安半坡出土的一件,高4。6厘米,用細泥塊捏塑而成,陶色灰黑,塑工較粗;面部略呈方形,五官皆用泥條及泥片捏合,嘴唇已脫落,眼耳錐刺成洞,頭項至頸部穿一小孔(圖一之2),半坡博物館鞏啟明同志認為它也是“姓老人的面部塑像”畫。

這兩件作品的年代都比較早,前者為公元前5290土80年,后者為公元前4800年左右。細小的型體與拙稚粗放的技法,呈現著陶塑藝術尚處于初級階段的若干特征。兩件作品所塑造的形像,都像是氏族的老祖母,反映了婦女在當時享有崇縞的社會地位。

仰韶文化的其它陶塑人像或頭像,大多數是刻劃青少年女子形像的。例如:甘肅札高寺頭出土的一件圓雕頭像,系用堆塑與錐鏤相結合的手法制成,陶色橙黃,殘高12。5厘米(圖一之3)③;頭頂錐一小孔,前額至后腦堆塑著半圈高低起伏的泥條,頗似盤繞在額際的發辮;臉型圓潤豐滿,五官部位安排得相當準確,那深沉的雙目與微啟的嘴巴,似乎在向觀眾細細地傾訴著什么;作者以極為洗練傳神的藝術表現手法,生動地塑造了母系氏族社會一位可愛的少女頭像,堪稱我國原始雕塑的優秀代表作。天水柴家坪出土的陶塑人面,殘高25.5厘米,細泥紅陶質,形像刻劃得更加細膩,額際有隆起的披發,眼眶上方塑出修長的眉毛,上嘴唇刻劃出人中,耳垂處各有系掛飾物的穿孔;此頭像作張嘴欲語狀,從雙目的間距較窄的特征來看,似為青年人的頭像(圖一之4)。

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陶塑人像作品中,女孩的形像占有一定的比率。例如:陜西華縣柳枝鎮發現一塊廟底溝類型的泥塑人面,鼻梁用泥條堆成,雙目呈桃葉形,外眼角微微上翹,雙目的間距較寬,鼻下挖出菱形小嘴,神情嬌美,多數研究者認為它是女孩的面部塑像(圖一之5)。更為引人注目的是甘肅秦安大地灣出土的一件人頭形器口彩陶瓶,通高31。8厘米(圖一之6),在瓜子形的臉龐上,堆塑著清秀的五官,整齊的披發,微鼓的鼻翼,顯得生趣盎然;瓶身以優美的弧線為輪廓,器腹用黑彩繪出三列由弧線三角紋與柳葉紋組成的圖案,器形與紋飾皆具廟底溝類型的特征;這件作品在造型上具有更大的完整性,呈現在我們眼前的,仿佛是一位身著花襖的小姑娘。

此外,仰韶文化的陶塑作品中,也有少量的男子頭像;有跡象表明,母系氏族公社向父系氏族公社轉變的過程,大概在半坡類型的晚期即已開始。例如寶雞北首嶺上層出土塊陶塑人面,殘高7。7厘米,左臉部分出土時已殘缺(圖一之7);此像的眉弓明顯,錐鏤出的目眶向外側翹起,呈現著威武的神態;鼻梁隆起,須眉涂有黑彩,顯然是一位中年男子的頭像。我國塑繪相結合的彩塑傳統,大約由此發端。

陜西黃陵一處仰韶文化中晚期遺址中,出土一件膛目張嘴的陶塑人頭(圖一之8),半坡博物館的同志認為它也是男性頭像。扶風絳帳姜西村采集的一塊仰韶文化陶塑人面(圖一之9),系用浮雕形式制成,原為夾砂紅陶口沿下的附飾物。錐刺成的雙目,向外側下斜;鼻尖微勾,骨低平,嘴角上翹兩腮有輕微起伏,藝術手法極為單純潑辣,生動地再現了一位飽經風霜的老年男子的憂郁神態。

馬家窯文化前期(石嶺下類型及馬家窯類型)的陶塑人像,既有女性的形像,也有男性的形像。例如:甘肅秦安寺嘴出土的石嶺下類型人頭形器口紅陶瓶,通高26厘米,瓶口塑出一個額際有短發、雙有鉆孔(垂掛飾物的穿孔)的人面;用細泥條圈貼成的圓形眼眶,顯得炯炯有神(圖二之1),其形貌與圖一之6相近。特別引人注意的是,青海大通后子河馬家窯類型墓葬(M3)出土的人像黃陶甕,甕的口徑19、腹徑48厘米,器底已殘;甕肩用浮雕的形式堆塑著一位體型瘦弱、神態悲傷的女孩像,像高約11.5厘米,頭側垂發辮,作揮臂邁步狀(圖二之2)⑤;筆者推測,這件飾有浮雕女孩形像的粗陶甕,可能是為裝斂某位夭折女孩的尸骨而特制的。此外,解放前甘肅出土一件馬家窯類型人頭形器柄彩陶勺(圖二之3),勺身滿飾渦旋紋,人頭的眼、嘴旁邊繪黑色圓圈紋,頗似蓄有胡須的男子頭像??磥?,甘青地區在馬家窯文化前期,尚處在氏族公社由母系向父系過渡的劇烈變革階段。

圖2.png圖二 馬家窯文化的陶塑人像 出土地點:1秦安寺嘴,2大通后子河,3甘肅,4甘肅東鄉,5甘肅寧定,6甘肅東鄉,7、8樂都柳灣。

馬家窯文化后期,伴隨著父權制的牢固確立,半山類型與馬廠類型的陶塑人像幾乎無例外地都塑造男子的形像。例如:甘肅東鄉出土、今藏瑞典遠東博物館的兩件人頭形器蓋,均屬半山類型;其一(圖二之4),頭上生角,臉上用黑彩繪滿直線紋及猬張的胡須,后腦垂掛著一條蜿曲的蛇形發辮,整個塑像具有神話色彩,至少反映了古代黥面文身的習俗,李澤厚同志則稱之為“人首蛇身”的“神異龍蛇最早的造型表現”⑥;其二(圖二之6),嘴下及兩腮繪出胡須,眼眶下以垂弧紋表示老年人松馳的眼瞼。寧定出土的另一件人頭形器蓋(圖二之5),臉上繪滿鋸齒紋,形貌獰猛,當系裝扮成猛獸的獵人頭像。

青海樂都柳灣出土的人頭形器口彩陶壺(圖二之7),嘴邊畫幾撤胡須,塑造了一位中年男子閉目養神的模樣。曾經引起學術界廣泛注意與討論的,是樂都柳灣馬廠類型墓地出土的那件裸體人像彩陶壺(圖二之8),作者用堆塑與彩繪相結合的手法,在陶壺的頸腹顯要處,刻畫了一位正面蹬踞的男性人像,突出地反映了當時流行男性崇拜習俗。

陶塑動物氏族公社陶塑匠師們的藝術才能,也表現在動物形像的塑造上。早在裴李崗文化階段,已經有陶豬頭(圖三之1)、陶羊等反映畜牧飼養經濟的陶塑作品。西安半坡、陜縣廟底溝等仰韶文化遺址,多次發現陶鳥及陶獸(圖三之2、3),形像皆甚生動。廟底溝出土陶片上的浮雕壁虎(圖三之4),飾在陶器口沿旁,作者將壁虎的靈活機警特征刻劃得維妙維肖。

圖3.png

圖三 黃河流域的原始陶塑動物 1陶豬頭(新鄭裴李崗出土)2陶鳥,3陶獸(西安半坡出土),4陶壁虎(陜縣廟底溝)、5鷹隼形器蓋(華縣泉護村),6陶鶚鼎(華縣太平莊),7狗形鬶,8豬形鬶(膠縣三里河)。

在實用與美觀緊密結合的陶塑工藝領域,無論是構思設計或形像塑造方面,黃河流域的新石器時代先民也給后人留下了不少杰作。例如:華縣泉護村廟底溝類型遺址出土的鷹隼形器蓋(圖三之5),將高凸的鷹嘴變作蓋紐,并在半球形的蓋面上,刻劃出炯炯的雙目及張開的羽毛,作者通過提煉概括,用十分經濟的藝術表現手法,塑造了專食害蟲的貓頭鷹的頭像,寄寓著淳樸美好的愿望。華縣太平莊廟底溝類型晚期墓出土的陶鼎(圖三之6),高36厘米,作者以鷹鸮的軀體作鼎腹,以其雙腿與尾巴作為陶鼎的三個支足,器口前端加塑鷹首,和器身渾然一體,毫無牽強累贅之感,全器具有莊嚴威猛的格調。

大汶口文化以家畜為題材的陶塑工藝品,在刻劃牲畜的性格特征及工藝變形處理手法上,顯示出卓越的才能。最足稱道的是山東膠縣三里河大汶口文化后期墓出土的狗形灰陶鬹(圖三之7),那上卷的狗尾巴(按:狗翹尾巴是它對主人表示親昵或遇敵報警時的姿態),按照實用的原則而處理成橋形把手,全器作狗豎雙耳、引頸吠叫狀;那鼓脹的脖頸,仿佛傳來吠叫聲,真可謂見其形若聞其聲;作者通過巧妙的構思、刻劃,極為成功地塑造出狗的機警神態。

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以飛禽走獸(或家畜)為形象素材的陶塑工藝作品,對于商周青銅器中鳥獸形尊的造型,存在著明顯的淵源關系。

彩陶紋樣與繪畫藝術

黃河流域新石器時代的繪畫藝術,主要體現在彩陶的裝飾紋樣上。以健康明快、奔放熱烈、絢麗多彩為特色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及馬家窯文化的彩陶圖案,是我們的遠古先民為世界藝術寶庫作。出的卓越貢獻。

(1)仰韶文化的彩陶紋樣

仰韶文化初期(北首嶺下層),彩陶甚少,紋樣簡單,主要流行一種寬帶紋。

半坡類型的彩陶,雖然數量不多,但很有特色?;y多用黑彩繪成,并且流行施內彩的習慣。動物圖案發達,具有濃厚的繪畫趣味與引人入勝的藝術魅力。例如:半坡出土的內彩四鹿紋盆(圖四之1),鹿均作側面形象,在軀體部分變化不犬的情況下,通過四條腿或前伸、或下垂、或前后伸展等不同畫法,使它們各具不同的活潑姿態。另一件紋盆(圖四之2),器腹外壁繪三條張嘴露齒的魚,鼻部翹起,呈現出吸水吐氣、向前游動的樣子。姜寨出土的內彩;魚蛙紋盆(圖四之4),盆沿下繪兩只蹣跚爬動的大蛙及兩對比目魚;大蛙縮著脖頸,仿佛正在注視盆外的動靜;比目魚作彼此協調、歡快戲水狀。

圖4.png

圖四 仰韶文化半坡類型的彩陶紋樣 1鹿紋盆,2魚紋盆,3人面焦紋盆,4魚蛙紋盆,5簡化魚紋盆,6三角斜線紋缽,7波折紋壺,8網紋船形壺,9魚鳥紋壺,10水鳥銜魚紋壺。出土地點:1、2、3、5、6、7西安半坡,4臨潼姜寨,8、10寶雞北首嶺,9武功游鳳。

特別耐人尋味的,是半坡出土的內彩人面紋盆(圖四之3),在滾圓的人面上,畫著倒釘形的鼻子,。瞇成一線的雙眼;頭戴尖頂形飾物;耳嘴兩側,亦繪魚紋或簡化紋;其旁,再以比較寫實的筆法畫出大紋或網紋。多數研究者認為這種人面紋與某種原始信仰(崇拜)有關,但對具體涵義的闡釋,彼此有別:一日“圖騰”說,即推測半坡氏族可能認為他們的祖先是魚,或者是長著人頭的魚,于是將魚當作圖騰來崇拜⑦;。二日“祈求捕魚豐收”說⑧;三日祈求“生殖繁盛”的“祝?!闭f⑨。究竟何種解釋更為貼切?尚需繼續研究。

武功游鳳與寶雞北首嶺出土的細頸彩陶壺上,都有魚鳥搏斗紋畫面(圖四之9、10);武功詘土者,畫一尾大魚張開巨嘴吞食鳥頭;寶雞出土者,畫一只長嘴有翎的水鳥啄咬二條怪魚的尾巴,遭到突襲的怪魚,扭動身體,作奮力掙脫狀。前者魚勝鳥敗,后者鳥強魚弱。此類情節性畫面的出現,一方面是繪畫表現能力有所增強的標志;另一方面,“如果彩陶花紋確是族的圖騰志……仰韶文化的半坡類型與廟底溝類型分別屬于以魚和鳥為圖騰的不同部落氏族”四,那末,這兩件勝負不同的魚鳥搏斗紋畫面,當可理解為魚氏族由盛而衰、鳥氏族由弱到強的形象化的歷史記錄。

半坡類型的另一類彩陶圖案,通常稱作幾何紋樣(圖四之5一8),有寬帶紋、三紋、斜線紋、菱形紋、網形紋、波折紋等。半坡的紋發展序列表明,不少幾何紋樣是由寫實的動物形象逐漸抽象化符號化變成的。有的圖案,因視點變化而產生不同的形象效果,例如半坡出土的波折紋壺(圖四之7),側視之,仿佛波浪迭起;俯視之,猶如花朵盛開。

姜寨二期文化,是仰韶文化由半坡類型向廟底溝類型發展的中間過渡環節。其彩陶紋樣,既有三角紋、波浪紋、魚紋、鳥頭紋等沿襲半坡類型的傳統因素,又有弧線紋、橢圓紋、圓點紋等開啟廟底溝類型紋樣先河的新因素(圖五)。

圖5.png

圖五 仰韶文化姜寨二期彩陶紋祥 1魚身幾何紋葫蘆瓶,2鳥頭幾何紋葫蘆瓶,3h弧線圓點紋壺,4弧線圓點紋尖底罐5波浪紋尖底缸。(均出臨潼姜寨)

廟底溝類型的彩陶比率增加,一般用黑彩,個別用紅彩或紅黑兩色;后者于彩繪前,往往先施一層白色陶衣。彩繪主要施于器腹外或口沿上,絕不見施內彩的。動物紋樣不多,僅見鳥紋、蛙紋、人面蛇身紋、水鳥啄紋等(圖六之9-14)。裝飾性很強的圖案花紋相當發達,主要有回旋鉤連紋、花瓣紋、花蕾紋、垂弧紋、凸弧紋、窄帶紋、豆莢紋、網格紋、圓點紋、弧形三紋、羽狀絞等(部分紋樣見圖六之1一8)。

廟底溝類型的圖案花紋,具有陰陽雙關、虞實相生之妙,色彩對比強烈,線條活潑流暢,顯得非常典雅別致。

圖6.png

圖六 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彩紋樣1花瓣紋,2、3回旋鉤連紋盆,4凸弧紋盆,5弧形三角紋體,6凸弧網紋碗,7花弧線紋碗,8簡化鳥紋及垂弧紋碗,9、10、11鳥紋陶片12鵝魚石斧圖陶缸,13人面蛇身紋瓶

1978年冬,河南臨汝閻村發現一件繪有《鸛魚石斧圖》的廟底溝類型彩陶缸,堪稱氣勢宏偉的原始繪畫巨構(圖六之12)。該缸高47厘米,畫面高37、寬44厘米。畫面左側,畫一只向右站立的白鸛,細頸長喙,短尾高足,鸛目圓張,嘴叨白鰱,姿態昂揚;被叨之魚,身體僵直,已陷絕境。畫面右側,畫一把豎立的安柄石斧,畫法寫實,斧柄上刻劃的符號及握手處的菱格紋,都描繪得精細入微,標志著此石斧具有特殊的功能。眾所周知,石斧并非漁獵活動的必備工具,因此,不能將此圖僅僅理解為老鶴捕魚這種自然景象的再現,宜從其它更深刻的角度去探討畫面的涵義。據嚴文明同志考釋,臨汝出土的這類陶缸可稱“伊川缸”,是以中岳嵩山為中心的伊洛鄭州一帶仰文化廟底溝期成年人的葬具;這一文化共同體,可能是一個部落聯盟;使用《鸛魚石斧圖》彩陶缸入葬者,應當是為建立部落聯盟立過卓著功勛的部落酋長,畫中那柄裝飾考究的石斧,是他生前使用過的指摔棒。從氏族社會普遍流行圖騰崇拜的習俗出發,他認為白叨魚的情節性畫面,實乃死者所在的白氏族曾經戰勝敵對的鰱魚氏族這一歷史事件的形象記錄筆者贊成這種解釋,在這件古代繪畫杰作中,畫家筆下的鸛、魚、石斧,都是人化的自然,即人的本質力量的對象化。

大河村類型的彩陶,通常具有疏朗空靈的風格特點(圖七)。彩繪前施白色陶衣者,占有一定比率。紋樣有窄帶紋、直線紋、斜線紋、菱形紋、弧形三紋、梳篦紋、圓點紋、網紋、X紋、S紋等。特別引人注意的是出現了太陽紋、星月紋。對天文圖象的濃厚興趣,大概與農業,畜牧業經濟的發展有關。

圖7.png圖七 仰韶文化大河村(秦王寨)類型彩陶紋樣 1梳篦紋及弧形三角直線紋缽,2SX及例格紋罐,3圈點紋壺,4太陽紋陶片,5星月紋缽,6睫毛紋及弧形三角直線紋陶片,7網格柵欄紋罐。出土地點:1一4鄭州大河村,5偃師高崖,6、7成皋秦王寨。

(2)大汶口文化的彩陶紋樣

大汶口文化早期的彩陶紋樣,含有較多的仰韶文化廟底溝類型的因素,如回旋勾連紋、豆莢紋、花瓣紋、弧形三角紋等。有著鮮明地方特色的是八角星紋,往往施于陶盆、陶豆的腹壁上(圖八之3、6),十分醒目雅致。由于八角星紋集中發現于魯南、蘇北地區,所以推測它很可能是生活在東岳泰山周圍的部族族徽。中晚期,流行紅、白兩色兼用的彩繪法,有菱格紋、三角紋、圓圈紋、絢索紋、勾連紋等(圖八之7)。

圖8.png圖八 大汶口文化的彩陶紋樣 1花葉紋盆,2花葉紋壺,3八角星紋盆,4花葉紋及弧形三角紋缽,5回旋鉤連紋缽,6八角星紋豆,7圈點三角紋壺。出土地點:1一4邳縣大墩子,5邳縣劉林,6、7泰安大汶口。

(3)馬家窯文化的彩陶紋樣

石嶺下類型的彩陶紋樣,保留著較多的廟底溝類型的因素。例如:武山傅家門出土的人面龍身紋瓶(圖九之1),與武山西坪出土的廟底溝類型人面蛇身紋瓶(圖六之13)有著明顯的繼承關系,不同的是這種虛擬生物由兩足變成四足,越來越多地具備我國古代神話傳說中賦予“龍”的形象特征。又:如天水、武山、甘谷等地出土彩陶釵上的變形鳥紋(圖九之2、3),也是由廟底溝類型的鳥紋演變而成。此外,石嶺下類型還有弧線三角紋、勾葉紋、垂弧紋、網格紋、圓點紋。石嶺下類型的彩陶紋樣,是甘青地區的馬家窯文化由關中地區的仰韶文化發展而來的有力證據。

圖9.png圖九 馬家窯文化的彩陶紋樣1人畫龍身紋瓶(武山付家門)2鳥紋壺(甘前)3雙鳥紋罐(天水楊家坪)4圓圈與弧線三角紋罐(秦安山王家)5渦旋紋甕(永靖三坪)6渦旋紋瓶(民和大莊)7舞蹈紋盆(大通上孫家寨)8旋網紋壺(永靖七十畝地)9渦族鋸齒紋壺(民和垣坡)10渦紋甕(蘭州關帝坪)11波折鋸齒紋瓶(廣和地巴坪)12人形鋸齒紋與圓圈菱格紋壺(臨洮)13四大圓圈網格紋壺(蘭州白道溝坪)14菱形卍字紋罐(樂都柳灣)15波折紋長頸壺(樂都柳灣)16變體入形撒播紋壺(永登蔣家坪)。

馬家窯類型的彩陶圖案(圖九之5-8),具有結構緊密、回旋多變、裝飾面大等特點,并且盛行施內彩的習慣。紋樣以渦旋紋為主,還有同心圓紋、弧線三角紋、帶狀網紋、簡化鳥紋、舞蹈紋。永靖、民和等地出土的渦旋紋甕、瓶、壺,給人以千回百轉、往復無窮之感;用筆飛動流暢,描線奔放嫻熟,充分顯示古代陶工高超的裝飾技藝。

半山類型的彩陶(圖九之9-12),以繁密絢麗為特色。彩繪兼用紅黑兩色,內彩減少。盛行四個連續的渦旋鋸齒紋,它是由馬家窯類型的渦旋紋發展而成的;由于在黑色的旋紋旁邊加上鋸齒,并與紅色的渦旋紋相間布置,色調更加和諧熱烈;這種紋樣,仿佛江河奔騰、波濤洶涌,具有動人心魄的藝術力量。此外,半山類型還流行波折鋸齒紋、葫蘆網格紋、圓圈菱格紋、變體人形紋。施于陶壺及陶甕最大腹徑上部的圖案,無論側視或俯視,都顯得優美完整。

馬廠類型的彩陶圖案(圖九之13-16),顯得莊重剛健。盛行四個圓圈的網格紋,另外還有菱格紋、2字紋、米字紋、波折紋、簡化人形撒播紋、回形紋;鋸齒紋仍在使用,但已不像半山類型那樣普遍。紅、黑兩色兼用者仍占多數。部分圖案用筆簡率粗放,構圖比較松散,彩陶藝術呈現出衰落的趨勢。

綜觀馬家窯文化的彩陶,繪畫特點最鮮明、意義最重要的作品,當推青海大通上孫家寨出土的舞蹈紋彩陶盆(圖九之7),它是馬家窯類型墓葬的遺物。陶盆內壁口沿下所繪的三組(每組五人)手拉著手的舞蹈紋,是氏族成員舉行狩獵舞的生動寫照;它以類似剪影的精煉筆墨,再現了狩獵活動中分組圍追堵殲野獸的情景。帶狀展開的構圖,有著強烈的節奏感與裝飾性;畫面飽含著歡快的情緒和純真的天趣,堪稱我國原始繪畫作品中首屈一指的佳作。

注釋:

①《考古學集刊》第1集,1981年。據毛本華、李紹連同志提供速寫圖樣。

②陜西省西安半坡博物館:《中國原始社會》第71頁。

③張朋川:《甘肅出土的幾件仰韶文化人像陶塑》《文物》1979年第11期。

④石興邦:《半坡氏族公社》第148頁。

⑤據青海省文物管理處考古隊介紹。

⑥、⑨李澤厚著:《美的歷程》第9、16、17頁。

⑦《西安半坡》第168、218頁。

⑧谷聞:《漫談新石器時代彩陶圖案花紋帶裝飾部位》,《文物》1977年第6期。

⑩石興邦:《有關馬家窯文化的一些問題》,《考古》1962年第6期。

參見《中原文物》1981年第1期。

⑦《鸛魚石斧圖跋》,載《文物》1981年12期。

原文刊載于《美術研究》1982年第3期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