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CAFA薦展|MoMA“塞尚繪畫”展:紙上作品如何塑造塞尚的藝術變革?

時間: 2021.9.18

塞尚展.gif

“我們看到,塞尚試圖探索出紙、水彩和鉛筆這些材料間的邏輯性,轉換方式與手段,將其強有力地融于藝術創作中?!?nbsp;

——埃米爾·伯納德 (émile Bernard)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的“塞尚繪畫”(Cézanne Drawing)展作為全美首個回顧塞尚藝術生涯中紙上創作的大型展覽,展覽聚焦于藝術家在素描、水彩等紙上創作的創新性實踐,以此追溯這位藝術家原創性的來源與發展過程。本次展覽展出超過250件紙上作品,包括素描、寫生、水彩以及相關油畫作品,“紙上作品如何塑造塞尚變革性的現代視野”作為本次展覽的主線,試圖引領觀眾重新審視這批作品,展品的梳理圍繞創作方法、媒介、形式等不同方面,幫助人們理解紙上作品與塞尚藝術觀念之間千絲萬縷的聯系。

“塞尚繪畫”展覽現場?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據悉,除MoMA館藏之外,作品來源于世界各地的公共和私人收藏。本次展覽由高級策展人喬迪·豪普特曼(Jodi Hauptman)和策展助理薩曼莎·弗里德(Samantha Friedman)等策劃組織。正如展覽題目“塞尚繪畫”所示,本次展覽關注的重點在于塞尚的紙上作品。這批紙上創作以不同的比例、風格、方向與視角呈現一系列藝術家的創作主題,觀眾從中可以更為直觀地感受到塞尚在材料、形式和概念上富有原創性的追求。

“塞尚繪畫”展覽現場?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塞尚認為,人們對于同一事物的觀看,兩眼得到的畫面實際上有所差異。本著如此觀念,塞尚在創作中逐步放下了古典藝術對單點透視的執著,這在當時的學院派看來簡直大逆不道。塞尚如此寫道:“繪畫只是你所見之物的輪廓”,正是繪畫教會了他“好好地去看”。他相信眼睛看到的,恰恰是最直觀的感受。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塞尚繪畫”展覽讓人們擁有一次機會,透過塞尚大量尚不廣為人知的紙上創作,透過這位藝術家的雙眼及其筆下的獨特景物,引發對于“自然的真實”“藝術的再造”等問題的再次思考。


塞尚的困惑:“自然的真實”與“藝術的再造”


1945年,法國現象學家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在《塞尚的困惑》一文中,曾分析所謂“塞尚的困惑”,他寫道:

“他的繪畫是自相矛盾的:他追求真實(reality),卻又不放棄感性的表面,除了對自然的第一印象外,他別無依賴,不追隨輪廓,沒有圈住色彩的邊緣線,沒有透視或構圖的安排,這是伯納德所謂的塞尚的自殺——以真實為目標,與此同時,拒絕任何手段?!?br/>

塞尚造就的自相矛盾的“困惑”,只為抵達他所追求的“真實”。藝術家舍棄文藝復興以來西方繪畫積累的經驗與技法,筑造出的獨特的結構與畫面,均源自于塞尚對于“真實”擁有的創造性視角。

2.自畫像與蘋果.jpg《自畫像和蘋果》(Self-portrait and An Apple),紙上鉛筆素描,1880-1884?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塞尚對于素描的探索包含了他對點、線、面的理解和不斷嘗試。用素描的光影表現體積,是基于藝術家對于眼中所見的忠實,而線的流暢程度則會影響畫面韻律。從素描《塞尚夫人》的細節中,可以看到塞尚使用了一種規則而短促的,或平行或垂直的線條來建構面部的體積感,通過觀察畫面局部,更能看出畫家通過安排線條的節奏構筑物體體積效果的用心考量。

6.塞尚夫人.jpg

《塞尚夫人》細節,紙上鉛筆素描,約1884-1887?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在《沐浴者》中,塞尚勾勒人體和樹葉時均使用了彎曲的、螺旋狀的線條,將人物的動態與景觀描繪統一在一個整體中。而在《站立的沐浴者》中,塞尚則用零散的筆觸代替了單一的輪廓線。在他的畫面中,邊緣總是模糊的、支離破碎且時刻處于變化中的。古典主義崇尚的對客觀世界可把握、可征服的信念,強力堅定的輪廓線條,在塞尚的藝術世界中消失殆盡。那些短促零散的線條暗示了某種可能性——塞尚想要的是用畫筆捕捉世界自成其象的剎那,這是一種對所見、所感、所繪的忠誠描摹,構成了塞尚具有變革性的“藝術的真實”。

9.站立的沐浴者.jpg

《站立的沐浴者》(A Standing Bather),紙上鉛筆素描,1879-1882?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7.沐浴者.jpg《沐浴者》(The Bathers),彩色石板畫,1896-1897?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8.沐浴者素描.jpg《沐浴者》(The Bathers),素描,1899?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除了這些珍貴的素描與鉛筆畫,本次展覽還展出了大量塞尚的水彩畫,人們通過比較可以看到塞尚在鉛筆與水彩之間進行創作轉換時,在兩種媒介間建立的一種互為補充、彼此促進、充滿動態的關系。

從線條的探索到水彩畫的研究,塞尚幾乎每天都在素描本上作畫,在形式探索之外,塞尚放棄了宏大敘事轉而聚焦生活本身,這也讓他的繪畫內容同樣具有革新性。他的繪畫題材包括餐桌上的物品、他的妻子和兒子、裝點家庭生活的鐘表、圣維克托埃山的景色、一片茂密的森林......當然也包括想象中的故事。在紙上作品中,塞尚更多地呈現了他標志性的圖像——充滿活力的靜物畫、棱鏡般的風景以及畫面中精心編排后呈現出的沐浴者。

4.餐后甜點.jpg《餐后甜點》(Desserts),紙上水彩和鉛筆,約1900-1906?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在那些塞尚聞名遐邇的靜物畫中,畫家并沒有采用西方傳統古典油畫的透視法和“醬油色調”,也沒有將描繪的筆力釋放在生活的奢華與器具的精美上,而是以一種別樣的眼光,樸素的畫筆組織這些生活日常之物?!恫秃筇瘘c》這幅畫是一個普通家庭日常生活的縮影:餐桌、水果、飲料、甜點,塞尚在畫面中奏響了一曲結構復雜的交響樂?!渡I景致》則摒棄了西方“英雄式風景畫”傳統,而是以一種貼近生活,甚至是粗糲的方式,展現出塞尚如何丈量藝術與真實世界的距離。

5.森林景致.jpg《森林景致》(Forests),水彩,1904-1906?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塞尚享有盛名的油畫《圣維克多山》的水彩版本也出現在本次展覽中。觀眾從中可以發現在顏料下、中、上層存在的鉛筆稿痕跡。畫面中變換的光彩、明媚的色澤與透著光的生氣,絲毫不遜色于那幅更著名的油畫。畫紙上,石墨線條和水彩筆觸之間的碰撞與融合耐人尋味,人們可以從中辨識出藝術家探索水彩的半透明性與光亮性的努力。

10.圣維克多山水彩.jpg《圣維克多山》(Mont Sainte-Victoire),水彩,1902-1906?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截屏2021-09-15 下午2.04.47.png

顏料下、中、上層存在的鉛筆稿痕跡清晰可見?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塞尚的工作方法:鉛筆、水彩與紙


1890年末,塞尚在一次采訪中,當記者問及有關“塵世幸福的理想”時,他回答到——“擁有自己的美的公式”或“美的繪畫方式”。塞尚的水彩畫與其說是單純的水彩畫,不如說是橫跨鉛筆與水彩探索技術創新的產物,也是他尋求“美的公式”的絕佳證據。從1850年的藝術家的學生時代,直至1906年藝術家去世,塞尚一生創作了約有2000幅素描與水彩畫,有幸的是,這批數量龐大的作品均留存至今,讓我們在今天仍能夠了解這位藝術大師的創作技法與藝術觀念之間緊密的同步關系。

塞尚總是充滿創造力地、隨心所欲地運用他所觸及的材料,包括鉛筆、水彩、速寫本、活頁紙等等,讓藝術家每一步的創作過程如此清晰可見。藝術家很明顯地擁有一套在繪畫中反復使用的工作方法,這種也可以被理解為“視覺語法”的工作邏輯,經由本次展覽的作品展示中得到了視覺化的梳理。

“塞尚繪畫”展覽現場?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在水彩畫的創作中,畫的亮度很大程度取決于水彩紙的亮度,取決于顏料與水彩紙之間的平衡。在塞尚最初的水彩實驗中(和他在油畫中的實驗過程近似),他往往先用水彩顏料填滿預先打好的鉛筆稿,再用白粉提亮。隨著他水彩實驗的發展,塞尚逐漸開始使用更加稀釋的水彩顏料,并開始采用留白法表現亮部。他經常在干燥的半吸水紙上作畫,讓質感透明的水彩顏料層層疊加,筆觸輪廓清晰,筆觸邊緣還帶有變化微妙的顏色沉淀。

截屏2021-09-15 下午2.04.02.png

塞尚對樹葉細節的描繪,筆觸清晰,層次分明?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有時,塞尚選擇了一種快速、連續、重疊的筆觸,在一塊顏色上疊加另一種顏色,讓不同的色彩彼此碰撞、滲入,這也使他后期的水彩作品擁有了近似寶石般豐富多變的色調,這種技法被同時代的法國后印象派藝術家埃米爾·亨利·伯納德(émile·Bernard)形容為富有透明感的“屏風”效果。

截屏2021-09-16 上午10.45.17.png

塞尚繪制樹葉細節的另一種技巧,以接色法制造色彩漸變?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本次展覽也提醒人們,需要重新審視紙張之于塞尚的意義。無論是作為塞尚水彩創作的不二之選,還是表現作品亮部和畫面表達的重要組成,紙張的選擇在塞尚創作中都顯得尤為重要。

在職業生涯早期,塞尚有時會在小紙片上作畫,偶爾也會二次利用書籍或雜志等印刷品。隨著技術發展,塞尚對紙張的選擇愈發敏感起來,他尤其關注紙張的顏色、質地、厚度和吸水性等等屬性對鉛筆、水彩可能產生的不同效果。塞尚喜愛在擁有肌理各異的素描本和活頁紙上作畫。塞尚創作巔峰期的水彩作品,主要在法國制造商康頌生產的半吸水性水彩紙上完成,出于輕便的考慮,塞尚也經常將一整張水彩紙裁成兩份、四份以便隨身攜帶。

12.梨.jpg《梨》,(a pear),紙上水彩和鉛筆,約1882?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截屏2021-09-15 下午5.25.37.png

從畫中的造紙商水印,可推斷出藝術家的紙張使用習慣?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對于塞尚而言,紙即是紙,不僅僅是一片有待填滿的空白。例如在《有水瓶、酒瓶和水果的靜物》一畫中,酒瓶上的紙質標簽呈現出裸露的紙的本色,在顏料與鉛筆共同勾勒出的弧線的驅動下,這片“真正的”紙簽,在二維畫面中被牢固地貼在圓形瓶身上。阿姆斯特朗不失鮮明地指出了這幅水彩畫在結構上擁有的迷人之處——也是矛盾之處——這片酒瓶上的標簽,作為畫中物,它處于“表層之表層”,而在畫面的物質材料結構中卻處于“底層之底層”。無疑,在藝術家的靜物畫生涯中,水彩紙肩負起了更多的責任,而塞尚對于“未完成”這一狀態的挖掘,極大地挑戰了人們對于紙這一材料的單一理解。

截屏2021-09-15 下午10.26.32.png

《有水瓶、酒瓶和水果的靜物》(La Bouteille de cognac),水彩,1906?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截屏2021-09-15 下午5.26.03.png

《有水瓶、酒瓶和水果的靜物》(細節)(La Bouteille de cognac),水彩,1906? 2021 The Museum of Modern Art

塞尚對于材料的創造性理解,最終指向了某種藝術觀念的革新——或許沒有任何一個畫家像塞尚那樣,用虔誠而富有穿透力的想象、發明新的技法乃至觀看方式來處理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物。在有關現實世界物質質地的描繪中,畫家尋找到了一種遠遠超越其日常用途、習俗的現實聯想的藝術語言。塞尚從日常生活中的千萬種形象中,歸納總結出某種共有的形象與規律?!耙詧A柱形、球形、圓錐形來處理自然”的藝術主張是塞尚前所未有的創見,成為美術史上重要的藝術理念之一,也為后繼的藝術家們,提供了一份重新審視物質世界的“指南”。

編譯丨沈超 孟希

責編丨孟希

本文翻譯整理自:

[1]https://www.moma.org/magazine/articles/589

[2]https://www.moma.org/magazine/articles/577

[3] https://art.idai.ly/m/ime/c5dhpjr

[4]MoMA https://mp.weixin.qq.com/s/T1qHFKh3vAix3gSjW7RDeQ

https://mp.weixin.qq.com/s/E5p2KBl8ZCMbtvOWV2Oxqw

[5] https://www.moma.org/calendar/exhibitions/5342

14.展覽圖冊.jpg展覽信息

保羅·塞尚作品展:“塞尚繪畫”

展覽時間:2021年6月6日 - 9月25日

展覽地點: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