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utput id="stkfs"></output>

    <meter id="stkfs"></meter>

  • <label id="stkfs"><tr id="stkfs"></tr></label>

    EN

    CAFA訪談|“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部分參展者漫談

    時間: 2021.8.19

    2021年7月15日,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于澳門藝術博物館舉行啟動儀式。主場展“全球化的進與退”于當天同步開幕,由總策展人邱志杰圍繞世紀命題“全球化的進與退”策劃,從“媽祖的夢”、“利瑪竇的記憶迷宮”和“全球化的進與退”三章切入命題,共邀請近20個國家及地區、超過40位內地和國外藝術家參與,參展藝術品逾100件/套。

    正值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舉辦期間,藝訊網在邀請策展人邱志杰教授進行專訪,從宏觀角度解讀本屆“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的構想與實現之外,還特邀主場展的中的三位參展者:高洪、呂品昌、劉慶和進行訪談。三位從自我的創作與思考入手,圍繞其對疫情之下的世界與個人、傳統、文化原點與全球化、澳門雙年展的呈現等話題進行分享。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高洪.png

    高洪(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教育委員會主任,全國高校美育教學指導委員會主任,中央美術學院黨委書記)

    藝訊網:高洪老師您好,在本屆“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的主場展“全球化的進與退”中,我們看到了您一系列記錄了2020世界重大事件的繪畫作品,有熔斷、抗議、選舉、網課、地攤、直播、爆炸等等。在2020年的大環境下,你選擇的這些題材有什么背景或者想法呢?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高洪:2020年確實是特別不平凡的一年,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和事件發生,對我們的生活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也有很多引發我們新思考的東西。由于身在在中央美術學院這樣一個藝術視覺的氛圍當中,我特別想用畫筆來記錄不平凡的這一年。那么記錄這一年就有不同的視角和角度,而這些引起我特別關注和思考的,同時也是社會各階層的人熱議的話題,也是我們可以來表現的。

    具體來說,比如2020年上半年在整個經濟領域股票熔斷就發生了三次,股神巴菲特說他在去年之前從沒見過股票熔斷,它背后實際上是整個世界經濟金融市場發生的重大變化,引發了整個世界經濟、政治,包括一些文化、地域和國際之間的沖突,能源的爭奪等問題。而就是這些東西,包括后來全球爆發了疫情,錯綜復雜地引發了美國紐約股市的震蕩。

    6.jpeg

    《熔斷》,高洪,120x9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熔斷》這張作品實際上是我系列作品的第一張。從畫面中的人物形象來看,其中有一個呈表情包狀的紐約交易員,很吸引我,同時他也是攝影記者和新聞媒體關注的對象,通過記錄他的表情可以反映出股市的一些變化,這也正是我想要表現的主題?!叭蹟唷笔沁^去我們很少聽過的詞,在開年的時候居然成為了一個熱點詞,這也從一個視角反映了整個國際經濟,特別是金融市場發生的變化。紐約的三大股指實際上是一個晴雨表,現在世界經濟總體上處于經濟衰退、復蘇乏力的狀態。特別是面對疫情,實際上也給世界和人類提出一個課題,即到底怎么才能夠使經濟走向復蘇。

    藝訊網:從《熔斷》這件作品開始您還記錄了一系列的大事件,事實上2020年這一年本身就是個大事件。能再給我們分享一下其它作品的創作背景嗎?

    高洪:我畫了八個這樣的事件,八個事件的題目前面都是“2020——”,“熔斷”這張應該叫《2020——熔斷》。這個系列的第二張叫《2020——抗議》。2020年5月,由于美國白人警察的暴力執法,用膝蓋跪壓黑人男子弗洛伊德8分鐘,導致其窒息身亡,引發了整個美國,甚至后來遍及歐洲的抗議浪潮,演變成了一個“黑人命貴”(Black Lives Matter)的運動。我把他們抬著弗洛伊德的像上街抗議,各個種族的人都參與的畫面畫了下來,反映了要求種族平等的浪潮。

    7.jpeg

    《抗議》,高洪,14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這個運動實際上反映了美國社會種族問題的長期積累,雖然美國標榜人權燈塔,但是實際上還存在種族不平等。今年,美國亞裔都開始上街了,因為亞裔受到搶劫、攻擊甚至更嚴重的傷害事件頻繁發生,說明社會矛盾激化,白人至上這樣一些歷史延續的東西還是根深蒂固。在美國的有色人種或者是少數族裔其實還是處于不平等的地位,這也反映了一個種族問題或者歷史問題在今天要怎么看。從畫面上說,我想把它完整地表現出來,當然也要突出重點。我希望表現一個歷史瞬間的記錄,背后反映的是一個大的歷史事件。而不是像過去我們所謂的主題性創作,將人物擺在一個特定位置。

    8.jpeg

    《大選》,高洪,150x11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9.jpeg

    《爆炸》,高洪,12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后面幾幅畫就進入國內發生的事件了。比如我把地攤夜市作為一個題材,在表現上和過去的地攤不同,它的背景是現代化城市高樓大廈,大家戴著口罩,有喜歡的小吃,希望從一個角度反映中國經濟的復蘇。當時由于國內疫情防控,很多街市萬人空巷,個體經營非常困難;同時城市管理禁止亂擺亂放,要保持市容整潔。而隨著疫情得到控制,老百姓需求經濟活動的恢復。這個時候政府也非常著急,李克強總理去到地方上調研時看到這種情況,后來從政府里面發出信息說還要有一點地攤經濟,有一些人間煙火,使得地攤這種小生意也有了市場?!暗財偂闭潜憩F了這樣一個事件,它實際上反映的是老百姓對人間煙火的需求,是中國經濟的一種活力所在。當然還有網絡直播帶貨開始的興起,也成為脫貧攻堅的一個重要形式。

    10.jpeg

    《地攤》,高洪,12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11.jpeg

    《帶貨》,高洪,12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藝訊網:《網課》這件作品可謂和我們息息相關了。從您的畫面中,疫情之下網課形式的興起,其實不僅僅反映了新的教學思路與方法,也反映了中國家庭對子女教育的重視。

    高洪:在創作《網課》時,咱們學校沒有辦法線下教學,都在上網課。我們的老師特別認真,把自己積累多年的資料都做成了課件,學生也有很多收獲??梢哉f網課為我們的教育教學開辟了一片新的天地。網課教學過程中,學生精力很集中,不像過去都是動手畫,有問題了學生再提問。網課不是學生聽老師講完了就沒事了,講完了還要有互動,所以線上有線上的優勢。這樣的話,在中國的中小學課堂網課成了一種教育教學的常態。畫面中,我選取了一個家庭中的大人和孩子,把他們擺在一個地方。實際上我畫面中的空間并不是物理的真正空間,而是自己想象的:中間有一個簾子,孩子坐在寫字臺上,母親坐在一個低矮的桌子旁,一遠一近,可以感覺到中國人把孩子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表現出中國家庭對孩子的關愛這樣一個場景。

    12.jpeg

    《網課》,高洪,12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總體來說,我希望通過我的視角反映了整個社會乃至世界大的變化,或者說從世界來看,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調整,從經濟、金融到政治、社會問題、民主制度、信息時代,到經濟怎么發展都有所體現。

    藝訊網:2020年的疫情給世界和每個人都帶來的極大的沖擊與改變,此次雙年展也是以此為切入點之一。在疫情之中與之后,您的創作、工作與生活狀態是怎樣的?有何思考?

    高洪:這一系列的創作經歷讓我在思考,藝術家有時更多地關心時事政治和國際上的一些情況,還有一些和藝術沒有關系的事情,這些對藝術家有用嗎?回過頭來問這個問題,實際上藝術家生活在現實生活當中,他們必然遇到各種事件、各種矛盾,必須通過自己的辦法去表現它、記錄它,或者是發出自己的思考,這些東西必然要和社會發生關系,所以關注這些東西是很有幫助的。

    13.jpeg

    《核酸》,高洪,120x100cm,布面油畫,2021 圖片鳴謝藝術家

    徐冰說藝術創作不在藝術本身,藝術家和社會發生關系后的這個點可能是創新點或者是表現點,所以他主張關注現實的一些東西。我覺得我們的藝術家應該關注社會發展,關注世界的一些變化,關注人的情感,這樣可能會有很多新的創作,藝術的形式實際上是為這個服務的,包括當代藝術的一些創新,它不是為形式的新而新,而是因為要表達思想情感所以選擇了這種形式、方式或者創新的方法,這也是我從創作中得到的思考和啟發。

    呂品昌.png

    呂品昌(景德鎮陶瓷大學黨委副書記、副校長(主持行政工作),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藝訊網:呂品昌老師您好,此次澳門雙年展中,您的“璧”系列、“捆綁的形體”系列及“金磚”系列被納入展覽第一板塊“媽祖之夢”中。我們知道這幾個系列不論從材質選擇還是內涵寓意上都和中國古典文化有著密切關聯,并且作品都從不同的角度詮釋了對抗、糾結與博弈的態勢。您如何理解展覽圍繞的大主題“全球化的進與退”以及板塊“媽祖之夢”與您作品之間的互相詮釋?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呂品昌:傳統是穩定性和變化性的辯證統一體,是文化在時間過程中所呈現的確定形式的連續性?!氨J亍焙汀白兏铩睒嫵蛇@種連續性所包含的兩種相互矛盾而又相互整合的因素。前者使文化成為連續性的穩定存在,而后者則使文化得以創新和發展。我認同這種文化傳統觀,并在中國文化傳統中感悟到推動其不斷演進以至生生不息的內在張力。我的創作思想是從中國文化這個大框架中生發出來的。藝術傳統所存續的規制、語匯、程式和技藝等,顯示了中國文化連續性的穩定存在,而那些浩瀚的時代特色鮮明的歷史之作,則體現了中國文化的不斷創新和發展。所以真正的藝術自由不是恣意妄為的任由,而是彰顯于有法與無法、恪守與突破、遵循與超越之關系結構中的創造或個性發揮。

    三十年多年來,我一直致力于純化語言的探索,力求形式因素的意蘊化和形式意趣的民族化。在我看來,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方面的作用因素,一旦達到極致的狀態,就會走向另外一個方向。這兩種力量的交合或者博弈對于我的藝術來說很重要。換句話說,我把這種張力的博弈作為藝術表現的基本母題及結構框架。我關注存在于現實生活的素材,隨時地尋找、發現或感悟這種博弈的張力,并努力將其形式化。

    16.png

    呂品昌,《壁No.2、No.3、No.4》,鋼玉瓷,73x74x15cmx3,2017,圖片鳴謝藝術家

    17.png

    呂品昌,《捆綁的形體No.15》,鋼玉瓷,68x43x24cmx2,2016 圖片鳴謝藝術家

    全球化是一個以經濟核心,包含不同國家和地區政治、文化、科技、意識形態、生活方式和價值觀的多元概念,這中間既有制約與沖突,也有碰撞與融合。澳門是中西文化融合的獨特地區,“雙年展”的開篇板塊“媽祖之夢”展現了媽祖文化面對全球化的大潮流,思考回歸文化原點,既凸顯區域性,又吸納了世界性目光,是文化認同和雙贏的探索方式和路徑。

    18.png

    呂品昌,《捆綁的形體No.15》,鋼玉瓷,68x43x24cmx2,2016 圖片鳴謝藝術家

    我的作品“金磚”、“捆綁系列”等從藝術的角度詮釋了對抗、糾結與博弈的態勢,有壓力和制約,更能激發和顯現一種生機活力。捆綁所展示和強化形體上的體積和雕塑感,這正是形式張力的博弈所造成的。

    藝訊網:您對澳門這座城市及其文化歷史的印象是怎樣的?在這座城市中以雙年展的形式呈現您的作品,和您以往的展覽經驗有何不同?

    呂品昌:我多次到訪澳門這座城市。在2013至2015年之間因中央美術學院和澳門理工大學合作項目,多次進行學術交流。2018年受教育部的委托創作完成了贈送給澳門大學的大型標志性雕塑“博雅之壁”。由于澳門獨特的地理位置和歷史背景,文化上有著深厚的中華傳統內涵,同時又是受西方殖民的地區,因此,又具有中西文化并行、多元文化共融的特質。澳門的商業旅游文化十分繁榮和發達,但當代文化和當代藝術發展仍然相對滯后的。

    這次藝術“雙年展”的活動開啟了澳門當代藝術新的篇章。對澳門這座城市以及參展藝術家個人都是一個全新的經歷,遺憾的是我沒有親臨展覽現場,希望展覽作為一個當代文化的學術品牌得以持續并擴大影響力。

    藝訊網:2020年的疫情給世界和每個人都帶來的極大的沖擊與改變,此次雙年展也是以此為切入點之一。在疫情之中與之后,您的創作、工作與生活狀態是怎樣的?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呂品昌:毫無疑問,新冠疫情已經對全球經濟、政治和文化交流包括對每一個人的影響帶來巨大沖擊。在全球各國愈演愈烈的疫情背景下,對每個國家和每個人的承載力和控制力都是極大挑戰。此次澳門當代藝術雙年展正是以此為契機探索疫情時代的文化和藝術的區域性國際化交流的一次有益嘗試。對于每一個藝術家個體而言,疫情似乎阻止了更多的藝術家往來交流,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它提供給了藝術家一個更加沉靜的機會,讓我們從繁多、疲于應酬的的活動中得到相應的解脫,沉下心來真正思考藝術問題,積攢能量。

    疫情的這兩年,我率領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創作團隊在極其艱難和封閉的環境下,創作完成了中國共產黨歷史博物館大型主題雕塑“信仰”,作品傳承了中央美術學院優良的現實主義雕塑傳統,創造了新時代具象雕塑的恢弘之作。從某個方面來說,疫情讓我們團隊有更多的精力和時間投入在作品的創作之中,探討更深入的學術問題。

    劉慶和.png

    劉慶和(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畫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藝訊網:劉慶和老師,您在此次雙年展中呈現了作品《粉墨》,其被納入展覽第三部分“全球化的進與退”之中,疫情來臨所營造的困境與人類采取的種種應對措施,對“全球化”這個已被無數次討論的宏大命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您如何理解此次展覽的這一命題?它又是如何與您的創作與思考相互介入與詮釋的?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劉慶和:確實是,我們在逐步改變著關注外界的角度,有時是被動的。從關心衣食到關注人類共同面臨的問題,像是視野開闊了許多,這倒不是我們有了多少進步,是越來越感到負重前行的一種無奈。當疫情悄悄走近你的時候,才會意識到自己的脆弱和不堪一擊。我的參展作品與這個主題相近,也是基于多年的思考,意欲表現出來的我的關切,這種關切會超出藝術表現本身技術上的把握。

    藝訊網:我記得您的《粉墨》首次展出是在武漢合美術館“同塵”個展中,現場被布置成了各色人物抽離出畫面,等待自我“粉墨登場”的戲劇效果,所渲染的嚴酷現實氣氛令人印象深刻。此次在澳門這座具有獨特文化身份與歷史記憶的城市中以雙年展的形式再次呈現這一作品,您有何不同體驗?

    24.png

    劉慶和,《粉墨》,皮紙、墨、礦物顏料,800x100 cm,2018 圖片鳴謝藝術家

    25.png

    劉慶和,《粉墨》,皮紙、墨、礦物顏料,195x170 cm,2018 圖片鳴謝藝術家

    26.jpeg

    劉慶和,《粉墨》,皮紙、墨、礦物顏料,100x330cm,2018 圖片鳴謝藝術家

    劉慶和:《粉墨》這件作品雖然是2018年在武漢合美術館的首次展出,其實早在2013年時候這個想法已經有“形”了。那是在大型水墨作品《新發地》的基礎上逐漸形成的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這是一件可以稱為水墨但又很難界定水墨形式的作品,它更多地是要制造出一種氛圍,流露出的是人在社會中角色扮演的尷尬。在這件作品的創作過程中,已經讓我感受到了生活近在眼前又何等魔幻,無論是積極或消極,熟悉或陌生,一種無形的力量總是扭動在心里,被忽略的壓抑茍活在角落,在司空見慣的主流之下落寞。

    未來該是怎樣的,我們誰都無法預料,而且這種感受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強烈。以人的生命長度來丈量世界,也只能是個段落,認識到這一點,我們才能具備一顆謙虛的心。我們如何融入到社會,如何面對自然環境,如何客觀地看待歷史,認識到這些是一個人該有的品質。

    27.png

    劉慶和,《粉墨》,皮紙、墨、礦物顏料,160x180cm,2018 圖片鳴謝藝術家

    藝訊網:2020年的疫情給世界和每個人都帶來的極大的沖擊與改變,此次雙年展也是以此為切入點之一。在疫情之中與之后,您的創作、工作與生活狀態是怎樣的?

    劉慶和:確實是2020年以來,疫情給我們每個人都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和改變。我們在不知不覺中面對了災害所帶來的無所不在的壓力,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種考驗。我想我的創作顯然不會去表現刻畫幾位抗疫英雄形象。尊重人,尊重自然,尊重自我內心,才是藝術表達的前提。

    “藝文薈澳:澳門國際藝術雙年展2021”展覽現場

    采訪/藝訊網

    作品圖片致謝藝術家,現場圖文資料由主辦方提供

    18—25card学生破产
  • <output id="stkfs"></output>

    <meter id="stkfs"></meter>

  • <label id="stkfs"><tr id="stkfs"></tr></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