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ttxrd"></dl><var id="ttxrd"></var>
<progress id="ttxrd"><var id="ttxrd"></var></progress>
<var id="ttxrd"></var>
<var id="ttxrd"><strike id="ttxrd"><listing id="ttxrd"></listing></strike></var>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dl id="ttxrd"></dl></menuitem>
<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var id="ttxrd"></var>
<thead id="ttxrd"></thead>
<menuitem id="ttxrd"><ruby id="ttxrd"></ruby></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menuitem id="ttxrd"></menuitem>
EN

CAFA觀察|出圈的2021央美畢業展,是更幸運的一屆嗎?

時間: 2021.6.22

如果說2020年夏天,國內九大美院無一例外地推出線上展,并在觀眾流量上收獲成功多少令人感到意外。那么今年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展回歸線下所引發的巨大反響,則完全屬于意料之中。新一批畢業生的作品經由互聯網圖文推送、短視頻平臺傳播、直播、廣播電臺節目討論、報刊雜志等等媒體平臺的助力,以各種各樣的“出圈”方式,成功收獲了比往年更為可觀的能見度。每一年的央美畢業季不僅是一次畢業教學匯報展,它更像一個涌動活力與創造力,且人人均可參與進來的藝術“party”,以開放的姿態,熱切歡迎大眾的參與和討論??梢哉f,畢業季散發出的能量早已傳導至專業觀眾之外,成為初夏時節市民公共文化生活的重要組成。

對于大眾而言,他們對于美院畢業季的觀展預期,或許體現在一次視覺經驗的美感升級,或許在于對藝術技巧與知識積累的心理期待;而對專業觀眾來說,某種并不臻于完美卻更顯生猛的,昭示出未來發展方向的創造力,或許才是畢業季吸引他們的根本。

在畢業季收官之際,回看2021年央美本科畢業展??梢园l現其總體布局不乏變化與調整之處。沿著在變局中探尋的思路,我們也許可以嘗試在總計875名本科畢業生的創作中捕捉某種細微的變化,以探尋潛在的現實性,以及某種剛剛出現的預兆。

展覽現場


“應展盡展”:沒有哪顆星比另一顆更重要


鑒于本年度畢業季中師生、觀眾一向熟悉的“白棚子”(臨時展廳)缺席導致展覽空間驟減。因而本科展決定以第一階段、第二階段分期進行展覽。第一階段于5月25日晚開幕,展覽持續至6月4日,集中展出了中國畫學院、版畫系、雕塑系、設計學院、建筑學院、人文學院,6個教學單位,413名學生的畢業作品;第二階段從6月9日持續至6月20日,油畫系、壁畫系、實驗藝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以及藝術管理與教育學院5個院系,共計462名學生的畢業作品同時亮相。

展覽現場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到,本科展的每一階段的參展人數都與研究生展436名的數字大體持平?!?00”這一數字,或許就是美院美術館藝術家“容載量”的某種上限。大量的作品呈現無疑是一個挑戰,這意味著本科展與研究生展在布展策略和需要面臨的問題上十分近似。即如何在展陳空間客觀削減的情況下,更為合理地分配、協調,保持各院系完整流暢的展示空間。而對于畢業生個人來說,則是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內盡可能地讓作品呈現出相對獨立的面貌。

直觀上,這進一步推動了院系間展陳采取的不同視覺策略。譬如在本科一期一層展廳的建筑學院本科展,便合理利用了展廳的四層高度,以“腳手架”的展示方式,區分并強化出了自身特點,并與建筑學院本科展的主題“自然建構”在形式與內容上取得了一致。

展覽現場

在兩個階段的展期中,展廳二層則主要展示了壁畫系、油畫系、中國畫學院以及版畫系這些整體偏向架上的畢業作品。三層展廳在一二階段中的共同之處在于,它并沒有非常明顯的展覽分區。然而,鑒于美院詳細多元的工作室結構,以及畢業展海量的作品呈現壓力,或許無論哪種展示方式,都將如目前觀眾感受到的那樣——信息量巨大且結構龐大、復雜——無形中向觀眾的注意力和體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展覽現場11.jpeg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12.jpeg

展覽現場(圖片來自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公眾平臺賬號)

展覽現場15.png展覽現場(圖片來自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公眾平臺賬號)

種種略顯無奈之處,或許可以這樣理解: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展在本質上并不是一次選拔性質的“優秀畢業作品展”。它擁有某種“應展盡展”的傳統,試圖提供一個力求公平的舞臺,在展覽中,沒有哪顆星比另一顆星更重要,重要的是讓畢業生擁一次面向公眾的集體亮相機會,檢驗自己求學的階段性成果。

而兩階段展期的設置,多少讓自研究生展開始吸引的討論熱度和觀眾流量,在本科一階段、本科二階段的行進過程中層層遞減。一方面,是出于必要性公共安全考慮的預約看展,在客觀上導致了觀眾的分流,進一步稀釋了觀眾對畢業季展覽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三個分階段展期在客觀上拉長了“戰線”,無疑提升了大眾觀展難度和時間成本,即使是專業觀眾,也難以有十足的幸運將研究生、本科畢業展的三個展期完整觀看。而另一個困難則在于,如何在本科展作品的海量內容與信息量中抓取他們創作的關注側重點?這無疑成為讀懂2021年本科畢業展的巨大挑戰。

展覽現場16 .png

展覽現場17.jpeg展覽現場(圖片來自中央美術學院城市設計學院公眾平臺賬號)


無處不在的社會議題與“媒介盛宴”


嘗試觀察本次本科畢業展作品在主題上的選擇的特色,可以發現,它與研究生展情況類似,無論是架上繪畫、壁畫、版畫、設計還是實驗藝術,無論創作者倚靠何種媒介,觀眾最直觀的感受或許是創作者對于社會議題的積極介入與多樣化表達。這些議題如此廣泛,包括且不限于:城市化問題、公共醫療問題、生態環境問題、女性主義議題、社會老齡化、消費主義議題、流行文化議題、社交媒體引發的問題、藝術與科技問題、科技倫理問題、以AR討論虛擬現實邊界問題等等。

18-.jpeg

實驗藝術學院,黃寶儀(何斯),《當你老了》展覽現場

19.jpeg版畫系,謝雨欣,《2020年6月10日位于波士頓市的哥倫布雕塑被毀》展覽現場

20-.jpeg

油畫系,閆成城,《復魅》展覽現場

主動觸及社會議題的作品中,并不意味著這些試圖討論問題的作品將以純粹社會學的面貌凌駕于藝術表達之上。譬如,疫情這一重要主題出現在2021年本科畢業展中并不令人訝異。它施加給創作者的影響是各式各樣的“變奏”,是以“潛在文本”的方式游蕩在作品之中。在偏向討論社會議題的創作中,它或許會以“公共醫療問題”這一面貌出現,在偏向哲思的作品中,它以“生死”“歷史追溯”等等更抽象的樣態出現,而在試圖圍繞個人經驗出發的作品中,則以“回憶”“片段”等等方式為切入點,供作者進行更隱晦的表意。

21-.jpeg

設計學院,楊雅婧,《二級病歷》展覽現場

22-.jpeg

設計學院,杜心怡,《戴上口罩!》展覽現場

23-.jpeg設計學院,陳麗娟,《我的家鄉——張家口》展覽現場

直面自我身處的時代,本身就是一代代創作者最重要也最直接的靈感來源,而如何將對社會議題激發的思考進行恰當的、富有創造力的轉譯并保持一定的真摯度,或許是判斷作品是否有“追逐熱點”嫌疑和沾染上所謂“庸俗社會學”的恰當標準。微妙之處則在于,轉譯“成功”與否大體上仍有標準可依,真摯則無法量化。創作者獨到的表達方式,以及作品包含的啟發性與建設性,或許是這些對于社會議題富有表達欲的作品能引人矚目的關鍵。

議題如此廣泛,創作手段更顯多樣。本次本科畢業展可以說是一次媒介的盛宴,其中既可以在油畫、版畫、雕塑等院系的作品中發現本科畢業生對于美院造型傳統的繼承,亦能在幾乎所有院系的創作中尋找到混合媒介的魅力。裝置、影像、行為、繪畫、AR、設計、雕塑、綜合材料等等復雜媒介之間以排列組合的狀態出現在觀眾面前,展現出了中央美術學院強調開放媒介與發展跨學科特色的教學理念。正是這種媒介上的開放性,與本科展中豐富的議題討論,使得展覽在總體上如同棱鏡般凝聚光柱,折射出目前復雜的時代現狀與多變的社會氛圍。

24.jpg壁畫系,陳達露,《忽而之間》展覽現場

25.jpeg實驗藝術學院,李克錚,《MUSIC’AI’N》

26.jpeg

實驗藝術學院,雷劍豪,《三種白》展覽現場

27.jpeg實驗藝術學院,曹嘉巍,《深空影像》展覽現場

28.jpeg城市設計學院,徐若昕,《摸摸我的肚子》展覽現場


2021畢業生,到底是不是更幸運的一屆?


帶著2020級畢業生的艷羨眼光,2021美院畢業季煥發出強大的活力。相比去年疫情畢業季線下展被迫停辦,今年的畢業生無疑是十分幸運的?;氐?020年的疫情畢業季,幾乎所有美術學院都被迫將展覽移至線上。而這一疫情期間的“自救”之舉,或許對于促成2021年畢業季的爆發具有比想象中更為重要的影響。

線上展覽

很難不承認疫情對于人們生活方式發生的巨大改變。其最直接的作用,莫過于我們每一個人都被迫或主動地以全民普及的效率,適應了虛擬世界對于現實世界的介入,適應了預約、掃二維碼、直播等等新的參與線下展覽的方式。疫情季畢業展對于彼時尚不成熟的線上服務進行了一次實際演練,也為今年線下展的火爆埋下了引線。其次,線上展在2021年也得到了進一步的深化與升級。經過一年內的進化,它不僅僅是線下展廳的云端資料庫,更成為了無緣線下展預約碼觀眾的唯一替代性參觀渠道。而今年線上畢業展體現出的圖像儲存與文獻索引能力,以及為本科畢業生在線下畢業展之外的更多作品提供展示空間的功能拓展,似乎可以讓外界對于線上展的未來發展更加樂觀了些許。

線上展覽

另外,經歷了疫情畢業季,在2021年畢業季中,無論是學院官方公眾平臺,還是各個院系、工作室的自媒體平臺都發展出了更迅捷的反應能力,以及借助網絡平臺進行推廣宣傳的主動性意識?;蛟S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正是線下展、線上展、線上宣傳三部分配合暢通的聯動,極大地促成了今年畢業展的關注熱度。如果從這一視角出發,那么今年的畢業生的確比學長學姐們擁有了更多展示自己的機會,無疑是一種幸運。

可以想見的是,線上展、直播、網絡平臺快速大量且更為細分的宣傳路徑,將成為未來央美畢業季展示自身的“標配”與新常態。當然,觀眾所有的積極參與和熱烈討論,最繞不過去原因,終歸是2020年疫情帶來的苦悶與封閉,也正是它讓人們深刻地感受到,線下展覽對于藝術體驗是如此地不可或缺。

文/孟希

非標注圖片來自藝訊網

線上展覽截圖自線上展廳


zoofilivideo杂交_美国十次导航_草草影院地址发布页ccyycom_护士脱内衣给男人吃奶_熟女人妇交换又粗又大_小浪货腿张开水好多啊